一群男孩子聚在一起,唉聲歎氣。

「哎喲,練習完了,沒事做了啦——」這句話從超級喜歡特訓(?)的隊長,圓堂嘴裡冒出,感覺好像怪怪的,不過,吃飯、上廁所、練習,這幾件事一直一直重複做,再怎麼有毅力的人都會受不了的。

「不然……是說大家要玩國王遊戲嗎?」栗松拿出一副撲克牌,怯怯的開口。

「那是什麼阿?」

「是說就是……」栗松一邊說一邊拿出一張黑桃K,「拿到黑桃K的人就是國王!可以叫其他人做事喔!呃,是說就像……梅花三和方塊五的人說相聲之類的吧。
而且人越多越有趣,因為不容易知道誰被指定……」栗松還沒說完,大伙就開始討論XD

「既然如此,叫綠川、佐久間一起過來吧,咦?」

圓堂還沒說完,基山和鬼道便拿起手機打電話,「喂?龍二/次郎嗎?你要不要過來一下?」
電話令一端的人很高興的答應了,只是,當他們到了以後,忍不住發了一頓脾氣……

「搞什麼!特地找我們來只為了玩?有沒有搞錯阿!」佐久間一搞清楚狀況後便爆出了一句怒吼,「沒有。」鬼道應了一聲,將佐久間強制壓在他的臂彎之下。

而綠川則是連一句話都沒說完就被基山的話壓制:「龍二,我知道你很想我,所以我才找你來的阿。」啊,忘了說,外加撒嬌的語調和一個擁抱。

可惡!就是拿他沒輒!不過,自己可一點也不想他!……除了自己練習時有時會想起身前的他射門的模樣,練習完還會盯著手機看他打來的記錄、他傳的簡訊,還會不時注意,以免漏掉任何一通他的電話,或在做任何事時,都會不自覺的想到他以外,他一點也不想他。

「龍二!龍二?」基山喚著綠川,輕輕遞過一張撲克牌給他,嘴角漾著淺淺的笑。

紅著臉接過了牌,綠川看了看,方塊……

「我是國王!」風丸瞇著眼,散發著我要玩死你們的光芒。

「算了,那就黑桃二和方塊八互相擁抱半分鐘吧。」眼神又恢復了平常賢妻的模樣(?)讓在座除了圓堂以外的人鬆了口氣。

方塊八?好險!綠川慶幸自己手上是方塊七而不是八。

「我是黑桃二。」鬼道翻開手上的牌一邊說。

這次輪到佐久間慶幸了,要是他真的和鬼道擁抱,他不直接被拖走才怪咧!

「鬼道君,你確定是黑桃二嗎?」開口的是不動,一如往常的挑釁語氣卻多了一點……緊張?

「難道你!」鬼道的臉瞬間黑了一半,而不負眾望(?)的,不動手上拿的正好是黑.桃.八!

在眾人的注視和憋笑中,鬼道和不動終於擁抱,嚴格來說,只不過是把手放在靠近對方腰的地方罷了……

「哎喲!靠近一點嘛!真是的★」佐久間不要命的推了鬼道一把,而兩個受害者臉越來越黑,大家笑聲越來越大……笑最大聲的就是佐久間……

時間一到,不,時間未到鬼道就抱起佐久間往更衣室衝,「咦?有熱到要換衣服嗎?」圓堂歪著頭問,只讓眾人冒冷汗:你真的不知道?

有了鬼道和不動(外加可憐的佐久間)這麼好的範例,大伙也越玩越HIGH。

飛鷹和木暮跳雙人芭蕾,圓堂和栗松「男女對唱」,MAX 和豪炎寺發羊癲瘋,冬花和立向居互相吐槽(儘管立向居一點也不會吐槽),綱海和風丸跳佛朗明哥(喔,有咬玫瑰XD),半田對春奈搭訕……總之,一堆奇奇怪怪,異想天開的點子就因為一個遊戲而付諸實現。

「輪到我了!」小秋高興的拿著黑桃K「紅心四和梅花四……」
「我是梅花四。」基山微笑著翻開他的牌。

過了許久,仍不見有人回應,眾人開始互相偷看對方的牌。
「喔!紅心四是綠川君啦。」壁山述地出聲嚇到了恍神中的綠川,「對……對不起。可以再說一次要幹麻嗎?」

大伙你一言我一語的敘述,仍楚發呆狀態的綠川只隱隱約約聽到了「臉」字,「綠川君!臉不要一直轉!」眾人一次又一次的扳著綠川的臉。

突然,像是下定決心一般,綠川掙脫了眾人,往基山……的臉親。

「龍二,我第一次看到你這麼主動呢!我好感動!……」基山的眼睛閃爍著光芒,「咦?不是親臉嗎?」「綠川君!我剛剛只有說貼臉頰呀!」……
在眾目睽睽之下,基山廣抱著綠川龍二離開。
就算只是遊戲,也是有意想不到的事發生,是吧?


在基山和綠川離開之後,大伙依然繼續玩,似乎不把突然離開的兩人當一回事
(廢話,鬼道他們都不知道離開多久,他們也不怎麼樣阿。)

這次,輪到春奈當國王了,因為這個遊戲而被半田搭訕的她,雖然是沒被半田怎麼樣,
但被松野有意無意的目光一直盯,感覺毛毛的,又不是她害的!她也是受害者欸!

「那,黑桃J和方塊Q接吻吧。」哼,當她音無春奈好欺負嗎?
不過,好像有點過頭了……於是春奈改口:「只要有一方同意就得親喔。」

看吧,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,惡作劇只拿過青蛙的春奈也沒辦法壞到哪去吧!哈!
「我是方塊Q。」開口的是風丸,但臉黑一半的是豪炎寺,原因不只是因為他沒拿到黑桃J,
還因為他的寶貝小女友(?)風丸竟然要給別人親!
「好了啦,修也。也沒人說一定會親啊。」風丸帶著歉意的微笑,說服著豪炎寺,真不愧是傳說(?)中的賢妻。

「風丸學長!咦?你們在做什麼?」霍地,出聲的是來找風丸的宮板。

「玩國王遊戲阿。」開口的是松野,「對了,風丸要和黑桃J接吻喲。我要去廁所,宮板君,幫我代打一下。」
松野徵求了「現任國王」的同意,帶著詭異的微笑的離開,半田竟然直接攤開他的牌,邊跑向松野,
一邊大喊他不是跟風丸接吻的那一個,豪炎寺別過來啊!(意圖真是明顯)

「我手上這張是黑桃J呢,風丸學長。」宮板咧開了燦爛的笑容,不等風丸回話,
便直接抓住他的腰,頭一低,親下去了。

「唔……」風丸脹紅了臉,張大了眼,盯著宮版君的臉,不敢相信他竟然這麼直接,
現在竟然把舌頭直接伸進風丸嘴裡!

但是,風丸有什麼辦法呢?他只是個毫無抵抗能力的小受阿!(終於認了)

終於,豪炎寺回過神,硬將兩人分開,將小女友摟在懷哩,用自己衣服的袖子,擦掉他嘴邊遺留的銀絲。

「修,修也……」風丸喘著氣,顆顆淚珠從眼框滾落,「對,對不起……」嗚咽的啜泣,風丸不禁想,
要是豪炎寺再離開他怎麼辦?不要,自己已經嚐過了那種苦不堪言的痛,不要!

沒想到豪炎寺只是輕揉著風丸的髮絲,將他抱起,在他耳邊用兩人才聽的到的音量說了一句話,接著,離開。

硬生生看了一齣奇怪發展的愛情劇,眾人紅了臉,立向居甚至將頭埋進綱海胸膛,看也不敢看。
(真是純情的一群人(最好是))

不過,豪炎寺究竟對風丸說了什麼?

這句話使得風丸淚掉的更兇,但是,也使風丸安心的鑽進豪炎寺的懷抱。

「不管如何,我都喜歡你,和你永遠在一起。」

一場遊戲結束了,但另一場遊戲正慢慢的開始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涼しい 的頭像
涼しい

涼しい公關部(?

涼し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希望犬
  • 小涼寫滴文超讚>< !!!!
    寫滴比我好N倍~
    以後可朝寫文方面思考中(((自行考慮^^
  • 我寫的爛弊了好嗎...不過還是謝謝啦~

    涼しい 於 2011/12/26 19:18 回覆

  • 咖啡◇少甜
  • 讚啦!!!
    小涼很適合寫喜劇哦~
    爆笑
  • 藍。
  • 好好看這樣XD
    笑翻。。
    (滾地中
    你好我叫藍。
    很高興認識你這樣XD
    我不太會打小說
    但我會自創新詩(笑
    是閃11新詩(沒人問你
  • 我寫的也不好...請見諒

    涼しい 於 2012/01/28 11:53 回覆